当前位置: 好彩网 > 服务项目 > 正文

人类禁区: 绝对不可质疑的0

作者:admin 发布:2022-08-23 12:14 | 点击数:

“该文目的旨在科普,请勿轻易尝试本文中的思维内容,请谨慎选择是否阅读,若因私自犯险导致不良后果,请自行负责。”

为什么心理学家大多数都是谜语人?尤其是精神分析师?因为,即便是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师,也很难解释清楚具体的心理状况。当然,懂得用一些术语和某些充满格调的句子的人倒是不少。

深入到精神世界,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真实的精神分析是极其烧神耗脑的,而且这种损耗是即时发生的,也就是当来访者讲述自己的内容时,分析就启动了。一个合格的精神分析师,在听到来访者讲述的内容的一刹那,就需要完成澄清/追问/揭露/支持/共情的技术决策。而且这种决策必须是同时发生的。当然技术性延后,以及战术性规避不在此讨论范围内。

精神分析需要面对的是来访者最为真实的内在世界。这个世界首先是充满了各种伪装的。就像是人们需要穿衣服一样,精神也需要有一个遮蔽。将自我彻底地暴露在另一个客体面前,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即使来访者自感真诚,且言之凿凿,其言语也必然是被修饰后的。而精神分析师,就应当从被修饰后的言谈中,寻找到被遮蔽的事物。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敬告,本系列所有思维实验绝对不可以尝试

因为,这里会遭遇到禁区。这些禁区并不是现实世界存在着的禁区,而是人类的思维深处出于自我保护或其他目的而才存在着的领域。这是一个虚幻的词语,也指涉的是一片虚幻的空间。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每个人都会下意识地认为自己的思维世界同样是一个空间。

这是所有禁区的根源,即,人类往往不会意识到自己所意识到自己的世界,实际上只是自己所幻想出来的所有内容物的集合。也就是说,我们把自己放在了一个具有隐蔽性的前提之下,并且由这个前提发散出我们的整个世界。然而,我们并不会去意识到我们所处的世界,是我们一厢情愿想象而来的世界。我们会去怀疑很多事物,怀疑我们所接触到的知识,但是唯独我们自身用以认识世界的工具,即我们的认知,我们不会去怀疑它。

与其说不会怀疑它,不如说我们无法怀疑它。我们尽可以怀疑一切,但是唯独怀疑本身不可被怀疑,否则整个怀疑就失去了意义。我们不可能去怀疑我们的认知,我们也绝不会想到要去怀疑自己所看到的。我们一直以来,一以贯之地,都是把我们自小接受到的对世界的看法视为一种常态的正常的事物。我们拿着名为“思维”的尺子丈量一切,唯独“思维”本身无法被“思维”丈量。

这就是原始的思维禁区,也是一个人精神结构底层的基石。无论我们笃信哪个哲学流派,也无论我们学习了什么样的世界观。我们都在不经意间遵守着这个世界观背后的认知原则。也就是我们不可以怀疑我们形成世界观的工具。简单来说,便是我们的感知觉不可怀疑。

图片来源网络:图中两个橙色圆圈一样大

我们碰到了一杯水,我们的手传递给我们的感觉是热的,那么它就是温热的,而不可能是冰的。热和冰两者是绝对对立的感受,我们的身体和思维不可能同时对一个事物给出完全相反的体验。如果有,那要么是我们的大脑有问题,要么则是我们在说谎。痛就是痛,不痛就是不痛,我们身体所感受到的,也必然要和我们的意识体验一致。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身心一体”。

但是如果我们怀疑我们的感知觉,那么一种既定的合理性就被打破了,我们陷入到无休无止的恐惧之中。这种恐惧,是存在与虚无的恐惧。如果我们无法相信自己的感知觉,那么这个世界便无法给正确地感知,那么我们也就无法认识这个世界。我们一下子就瞎了,聋了,哑了,麻了。世界上的一切都变得可怖起来。

正常人没有人会去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因为我们的大脑已经决然而然地为我们上了一道保险。这道保险就是原始的禁区,这个思维的禁区里面,几乎绝不可能有人涉足。因为无论是基因,亦或是我们体内的那个意识体的我,都会竭力阻止我们去做这件事情。我们的感觉,知觉一旦给了我们反馈了,我们就必然要下意识地相信它们。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唯有在时间上,人类的感知觉会受到极为强烈的欺骗。几乎每个人都有“度秒如年”,以及“日月如梭”的诡异体验。时间是一个客观的概念,同时也是一种自运动的客体。然而,我们对其的认知有时却是偏差甚多。那时我们会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但往往也是一瞬间。我们也绝计不会怀疑到我们自身的认知上来。

图片来源网络:时间感知

这是绝不允许的禁忌操作。任何人无论在什么情境下,都绝不可生出怀疑自己的认知的念头来。即,质疑存在为何存在。人类的思维从零开始,逐步搭建出整个框架。这个零就是确定禁忌必须被封印之后,使人们完全确信其合理之后才得意诞生的最初。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我们质疑了这个0,那么一切符号,一切物质,都将在我们的眼前分崩离析。因为我们已经无法相信我们自己的感知觉了。

而我们认识世界的方式,只有感知觉。花朵为什么是红的?青蛙的叫声为什么是“呱呱”?柠檬尝起来为什么是酸的?这些都可以被我们粗暴的感知觉一笔带过,即“我的感受如此”。即使是人类最为先进的思想文化,我们也必须通过眼睛和耳朵去学习。毕竟现在的科技还远远达不到思维植入。

图片来源网络:酸柠檬

那如果我们连视觉和听觉都无法相信了呢?那么我们对这个世界还能相信什么?这也许正是为何幻觉患者抵死不认幻觉为假的原因之一。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那里有没有东西”这个问题,而是直抵灵魂深处的“存在还是不存在”的根源问题。这是思维绝不可触碰的禁区,一旦触碰了,将引发无法估计的后果。

我撰写这个系列,不是为了让心友们陷入癫狂,而是想要带着大家了解癫狂是怎么一回事。所以,该系列一切禁区,请勿突破。若不听劝阻,一切后果自行承担。

Powered by 好彩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