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彩网 > 服务项目 > 正文

TVB正视人性的复杂的好剧来袭, 《白色强人2》暑期值得一追

作者:admin 发布:2022-07-09 11:07 | 点击数:

作为一个老港剧迷,我始终认为,一味的吹捧和唱衰,都不适用于现在的TVB。

如今的TVB拍剧,执迷不悟坚持炒冷饭是事实,野心勃勃求新求变却也不假。

常见的情况是,TVB先是连出几部老套平庸的剧集,令人失望,骂声刚起,就会有一部惊喜之作扳回一城。

去年的惊喜是《星空下的仁医》,今年则是《白色强人2》。

这两部都是医疗剧,换句话说,都是职业剧。

职业剧也是TVB的金字招牌。我们记忆中的那些TVB职业剧经典,特点大概是职场戏够专业,爱情戏也够动人。

通常是两条线并行,男女主角是职场中的专业人士,也是情场中的痴男怨女,一部剧看下来,观众能够了解一个职业,也会和剧中的角色有成为老友的感觉。

我们常吐槽现在一些国产职业剧只会拍恋爱戏,这多少也是师从于当年的那些TVB职业剧,只可惜东施效颦,人家职场戏拍得好,学不来,只会学着拍爱情戏,又流于表面。

学生是学废了,老师则在精进学业。

拿医疗剧来说,二十多年前的《妙手仁心》就是很多人心中的经典。拍到今天,到了《星空下的仁医》以及《白色强人2》和其前作,TVB拍医疗剧是驾轻就熟了,越拍越有心得,更找到了新思路,不但保留了过往佳作的精髓,还完成了创作上的迭代升级。

制作更精,立意更高,格局更大。

有2当然有1,2019年,《白色强人》第一部播出时,反响就相当不错。我个人觉得,TVB在2010年之后虽然日渐衰落,不复当年,但至少有三部剧还是出色到值得一看再看的,分别是《巾帼枭雄之义海豪情》、《天与地》以及《白色强人》。如果说《义海豪情》代表着TVB过去的荣光,《白色强人》代表的则是TVB的未来。

《白色强人》不但在制作上用了大手笔,布景上大气,专业上用心,号称拍了港剧史上最多的手术戏,每一个细节都力求做到真实可信,它也一改TVB剧“家长里短占半集”的特点,没有多少废戏,精彩而紧凑,只有25集的体量,更是对观众十分友好。

如果说这部剧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大概是结尾略显仓促,如今第二部终于播出,也算是一种给观众的交代。

三年前我关注《白色强人》,其实是因为它的演员阵容。

阵容便能体现野心。

第一部中,两位男主,是郭晋安和马国明。

拍《白色强人》时,安仔已经是三届视帝,当然,他的演技也不需要奖项来证明。这位演技绝佳的“千面小生”,演什么角色都得心应手,他能演活傻里傻气的阿旺,也能演好各种各样的奸角,同样是笑,他能笑得春风化雨,也能笑得触目惊心。要诠释YT杨逸涛这个亦正亦邪的复杂角色,非他莫属。

《忠奸人》剧照

马国明则正是凭借《白色强人》中的唐明医生一角拿到了多年来梦寐以求的视帝奖项,勤勤恳恳演了这么多年戏,终于得到了肯定。

《降魔的》剧照

女主角方面,《白色强人》第一部请到的是唐诗咏、李佳芯以及张曦雯,个个都是靓女,演技未必都靠谱,颜值却绝对都过硬。

第一部中,姜大卫的出演也算是不小的亮点。

另外,在剧中出演重要角色的蒋志光作为TVB的老牌绿叶,演技也是不必多说的好。

到了第二部,郭晋安、马国明、唐诗咏、张曦雯、蒋志光宣告回归,少了李佳芯,多了胡定欣。

男主方面,则添上了观众缘极佳的陈豪,我个人是非常喜欢陈豪的,陈豪是那种天生有戏的好演员,有他在的剧,都会变得更加有趣。

第二部的故事,延续着第一部的脉络展开。

《白色强人》从第一部到第二部都是两条主线,一是医生在医院治病救人并抽空谈个恋爱,二是香港医疗体系内部的权力博弈。

前者是传统艺能,后者则是创新改变。第一条线确保了这部剧仍有TVB经典的韵味,第二条线则将这部剧的格局也提到了另一个高度。

我个人很喜欢“白色强人”这个剧名,“白色”不必说,“强人”是重点。强人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我们无法用善恶来定义强弱,而强人之所以为强人,一定是有能力也有目标,并为了达成自己的目标不惜使用一切手段。

剧中郭晋安饰演的杨逸涛医生,就是典型的“白色强人”。

第一部中,作为明成北医院的副院长,杨逸涛刚出场时,会让观众误以为他是大反派。

他的设定是能力极强的神经外科专家,曾在私人医院工作,做一台手术就能赚好几百万,但他选择到公立医院明城北做事,因为和摆在眼前的财富相比,他有更高更远的追求。

他力主开展医疗改革。

简单来说,他想要以明成北作为试点,把公立转变成私营,让明城北成为一家上市医院。

在外人看来,他这么做是为了让自己名利双收,赚得盆满钵满,是利欲熏心的表现。

但杨逸涛自己并不是这么想的。他想要让明成北公转私,是为了让医院拥有更多的经费治病救人,也让医院能从僵化的医疗体系中脱身,让专业的医疗人员有更多话语权。

《白色强人》第一部看完,观众会明白,杨逸涛这个乍一看像是大反派的角色,倒其实是位不择手段的真豪杰,他当然是野心家,但他的所作所为,都有崇高的理想作为依托,身为医生,他会玩手腕,但人命关天的时候,他也能撇开所有利益关系和派别成见,将患者的生命放在第一位。

第二部杨逸涛回归,还是不忘初心,已经成为明城北院长的他,没有被上一次的失败打垮,仍然在为医改提案。

这一回,他改革的诉求则是开放罕见病的药物名册,让政府为罕见病患者出钱买药,让那些因高额医药费而无奈等死的罕见病患者获得一线生机。

站在罕见病患者的角度来看,杨逸涛的提案无疑像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但站在政府的角度,开放罕见病的药物名册意味着一笔巨大的开支,但政府放在医疗上的财政预算是有限的,如果将大笔开支放在罕见病患者身上,是否又会影响对常见病治疗的投入呢?

这样的复杂问题,从不同的角度看,就会产生不同的观点,我们永远不能奢求用简单的答案回答复杂的问题,何况这个问题关系民生,所谓民生,是千千万万个人的生死,千千万万个人,就会千千万万个变量。

我们不能去评判杨逸涛的作法是对是错,《白色强人2》也没有进行评判,它告诉我们的只是,杨逸涛因为这个提案和政府形成了巨大的利益冲突。

代表政府一方和杨逸涛在明面上针锋相对的是胡定欣饰演的叶晴医生。叶晴是香港医院的联网总监,也是另一家大医院明心医院的院长,医术高地位也高,她反对杨逸涛针对罕见病的提案,不是因为她收了政府的好处,而是因为她有不同的见解。

叶晴医生希望政府能拿出资金进行药物的研发,摆脱罕见病患者对欧美药企昂贵特效药的依赖,在她看来,杨逸涛的提案是治标不治本。

换句话说,杨逸涛和叶晴在剧中的对立,不是正邪对立,不是善恶冲突,而是白色强人之间为了一样的崇高理想进行的对战。

从根本上看,他们的阴谋阳谋,为的都是病人的利益,而不是自己的名利。

叶晴可以为了反对杨逸涛而选择屈身去明成北做半个院长,杨逸涛则可以为了捍卫自己的提案冒着失去一切的风险而在所不惜。

这样设计戏剧冲突,是高级的,也是好看的,真正形成对立的不是几个阴谋家,而是资源的矛盾,理想主义者的对抗本身,其实是棋子为了挣脱固有命运而做出的不懈努力。

观众看了几十年戏,早就厌烦了简单的二元对立,看到亦正亦邪的角色站在灰色的区域里奋战,当然会觉得更新鲜更精彩。

我非常喜欢杨逸涛这个角色,是因为在他身上,有人性的崇高,也有人性的卑劣。很多时候,他不惜用卑劣的手段来捍卫崇高,在《白色强人2》里,他为了让提案成功,请到罕见病患者到会上现身说法,但患者因为情绪激动发病不治,令对手找到了攻击杨逸涛的突破口,无奈之下,杨逸涛伪造了患者的签名,以此证明患者自己要求出席会议。杨逸涛用这样的手段保住自己的权位,自然不是君子所为,但这个角色的精彩之处,正在于其复杂,他不是什么伟光正的三好男主,却格外迷人。

与杨逸涛相比,马国明饰演的唐明医生则更符合我们印象中的仁心良医,但唐明医生虽然为人正直,光明磊落,不参与权力斗争,可他做事也有不择手段之处,第一部中,他强行为签署了拒绝心肺复苏的病人施救、提前使用未经批核的药物、擅自批准肺癌晚期的病人出院以及在明知血型不符合的情况下,大胆为病人进行了心脏移植手术。因此,十几年来,他被医发局多次聆讯。

第二部中,对唐明医生的这一面,仍有展现,有患者不愿意手术,他就找来精神科的医生说患者神志不清,替患者做决定给他做了手术。

不尊重患者意愿的唐明医生做错了吗?如果他尊重患者的意愿,那位患者一定会在短时间内离开人世。

但我们能说唐明医生的每一次自作主张和冒险都是对的吗?不要评判,无需评判。

《白色强人2》和其前作,好就好在真实地展现了人性中的方方面面,其实医疗只是载体,不管一部剧拍的是什么职业,核心终究是从事那个职业的人。

正视人性的复杂,是创作出好剧的根本。

Powered by 好彩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